31小说网 > 前任无双 > 第三四七章 他配不上我

第三四七章 他配不上我

南栖文:“人易一时冲动,易感情用事,寂澎烈便是这般,往往回过头来,悔不当初。往往一觉醒来,便能释然。秦仪,你压力太大了,不妨好好休息,明日再做答复,如何?”

秦仪:“南栖家主言之有理,但秦氏已无退路,绝不后悔。”

南栖文:“真的不再想想?”

秦仪:“谢南栖家主好意,我意已决!”

南栖文是真的没想到,这女人面对这种事情竟然如此决绝,不撞个头破血流竟不知回头,他之前还对义子说来着,说秦仪能知进退,不想竟如此感情用事,竟舍弃南栖家族给出的利益去博那一丝风浪之巅的可能。

至于在秦氏所占的利益损毁,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已经不做考量了。

既然决定了放弃秦氏,就已经意味着放弃了当中的利益。

“好吧,这事不能勉强,也勉强不了你。”他叹了声,语气中略有惋惜,“电话给如安。”

“好。”秦仪应下,递出电话给南栖如安。

南栖如安站起接了,“义父。”

南栖文:“她刚才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南栖如安:“都听到了。”

南栖文:“就按她的意思办吧。”

“义父…”南栖如安略急,抬眼看了看众人,又道:“您稍等。”说罢快速离席,出了餐厅。

来到外面一僻静之地,才捂着话筒道:“义父,真要和秦氏划清界限吗?”

南栖文:“她的决绝之言你都听到了,连不惜玉石俱焚的话都出来了,她非要死扛到底,连死都不怕,这个时候谁能勉强她?你能劝她回心转意吗?按她说的办吧,划清界限,具体的你和她谈,拟定的详情报我。”

南栖如安:“义父,万一秦氏真得到了幻眼怎么办?”

南栖文喝斥,“糊涂!什么叫‘万一’?家族的安危能寄托在‘万一’两个字上吗?你想什么呢?这是秦氏能不能得到幻眼的事吗?寂澎烈那疯狗乱咬,还把事搞这么大,你以为得到了幻眼就能安享其成了?也许无形之剑已经悬在了南栖家族的头顶上,这是撇清干系的时候,南栖家族担不起这个风险,还不明白吗?”

南栖如安幽咽叹息,“儿子明白了。只是,您要的儿媳妇,这样一搞,怕是没影了。”

南栖文:“没了家族,别说女人,你连命都保不住。再说了,谁说秦氏得到了幻眼你就不能和她再来往了?维持和南栖家族的人脉关系,对秦氏有害吗?若得不到幻眼,秦氏若垮了,再递出救命稻草,焉能不抓?”

南栖如安愣了下,顿悟点头,“是,我明白了。”

结束通话后,他又恢复了自如,面带微笑地进了餐厅,无奈摇头道:“行,秦会长,就按你说的办吧。你再好好考虑下,明天咱们再协商,如何?”

秦仪:“不用,明天还要和琳琅商会谈判,没时间,此事,饭后就开始吧。”伸手请坐,“请。”

南栖如安苦笑,“好吧。”

白玲珑快步过去帮秦仪扶起了椅子,在场的又纷纷坐下了,秦道边那叫一个欲言又止。

搅了兴的一顿饭,在比较沉默的状态下匆匆了事了。

饭后,秦仪雷厉风行,说做就做,直接和南栖家族拟定了“分手”协议。

在报给南栖文审阅后,双方都确认没了问题,秦仪一声招呼,白玲珑一个电话打给阙城视讯总执事朱莉,让朱莉带了摄制组的人过来,当场录制了“分手”公告。

朱莉虽然讶异,也很鄙视南栖家族的行为,可这事不是她能操心的,还是立刻返回了。

要按照秦氏的要求,第一时间在阙城视讯轮时播报,广而告之。

至此,南栖家族从秦氏全身而退,之前的种种也算是白忙一场,为秦氏竞标前后的付出算是付之东流了。

既然已经散伙了,这边没有留客的意思,南栖如安自然也要告辞。

临别之际,秦仪等人送行。

南栖如安上车之前,笑问秦仪:“公是公,私是私,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吧?”

秦仪的话不太给情面,“如安公子身不由己,这次我深有体会,对你这种人来说,所谓朋友都是虚的,抵不过家族一句话。我这些年的经历告诉我,小事我身边人能处理,大事我的朋友担不起,所以不需要。何况,我曾和公子说过,秦仪没有异性朋友,还是公事来往直接利落。”

南栖如安被说的有些尴尬,也是,人家说的不是没道理,别说朋友,就连他这个口口声声说要娶她的人,在对方真的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不但帮不上什么,反而退缩了。

他苦笑道:“以后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你尽管开口,我一定尽力。”

见他这样说,秦仪默了默,反问一句,“仙庭鼎立之际,有百大家族,而今还剩几家?”

南栖如安一愣,不知她突然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秦仪又继续道:“南栖家族,人丁兴旺,人www.31xiaoshuo.com言公子是南栖家族一私生子,若一味唯唯诺诺,只怕最终连做私生子的资格都没有。”

竟被当面说私生子的事,南栖如安被她说的脸上有些挂不住,话里也冒出一丝火性,“秦仪,我是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你才看的上眼。”

因这话,秦仪思绪有些飘忽,“若有的话,一定是那个拦都拦不住,愿意为我去赴死的人。”

一旁的秦道边嘴角抽动了一下。

南栖如安呵呵,“你这要求可不低。”

没再多言什么,转身钻进了车内,被气走的感觉。

车队离去了,之前被带来的竹茂和姜上山也又跟着离开了。

没了外人,秦道边一张脸沉了下来,“你想过一旦事败,何去何从吗?”

秦仪:“金眉眉都来了不阙城,手里握着讨价还价的权力,还怕没去处吗?”

秦道边:“没了南栖家族撑腰,得到了幻眼也必然是危机重重。”

秦仪:“我就不信手里捏着利益,舍了南栖家族找不到别人。”

秦道边:“长生金丹,你难道就一点都不心动?”

秦仪:“站着都争不到的东西,还指望能被人踩在脚下求来?你奢想的太多。”

“哼!”秦道边一声冷哼,甩袖而去。

柳君君目送着唉声叹气,回头拉了秦仪的手,“好啦,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他没有跳出来强行阻止,就说明心里已经认同了你的说法,说你两句,只是做父亲的面子上下不来而已。”

秦仪:“柳姨,没事,已经吵习惯了。”

柳君君呵呵而笑,不过随后又拍着她的手惋惜道:“话说回来,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如安公子对你是真心的。”

秦仪:“他配不上我!”扭身而去,颇有点不屑一顾的味道。

这话说的,柳君君感觉有些眼高于顶了,很是无语,心道,无论是家世背景还是成就地位,不比你那个骗财骗色的强?

车内,一路看着窗外的南栖如安,脸上神色渐有所悟。

现在才反应过来秦仪话中的意思,并非嘲讽自己,人家在暗指,仙庭鼎立时的百大家族,一个个倒下了,谁能保证下一个不是南栖家族?以为这样就能躲过了?身在南栖家族,若没勇气去走自己的路,迟早要一无所有。

不是嘲讽,而是临别时的一番忠告,是他误会了。

“离武啊,我发现我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人。”南栖如安突幽幽一叹,满是难忘的意味。

副驾驶位的离武回头看了他一眼,“能看出来…这女人性格说的不好听是有些倔强,说的好听点是有自己的坚持,认准了的事,会去努力争取,不会轻易放弃,杀伐决断的魄力非凡,不输男儿,说实话,你比不上她!”

“是啊,我不如她!”南栖如安仰头瘫在了那,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

一流馆,药堂内,躺椅上,张列辰懒洋洋躺那,手里无精打采的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

对面的光幕里,突然跳出了新的播报新闻,所言正是南栖家族全部退出秦氏之事。

张列辰闻听睁眼,翘首盯着看了阵,嘴角浮现一抹讥讽,旋即又躺好了,嚷嚷道:“红嫣,红嫣,快过来。”

“来了。”后面院子里传来陆红嫣的声音,没一会儿,人也走了过来,问:“辰叔,什么事?”

张列辰手上蒲扇指了指光幕,“听播报的声音,好像是那个朱莉吧?”

陆红嫣瞅去,也因这反复播放的新闻内容一怔,略默后,点头道:“好像是吧。”

张列辰:“有些日子没过来了吧,这是个好姑娘,每次来都带礼物,挺懂事的。”

陆红嫣哭笑不得,转身走了,直接回了自己屋内,把情况传递给了林渊。

……

与商会谈判的人员碰面了解了情况,做了一番布置后,金眉眉转身又找到了一座亭子里喝茶的洛天河,不请自坐。

洛天河给她倒茶,“和秦氏谈的怎么样了?”

金眉眉:“口气不小,非要两千亿,根本没有谈的诚意,明显还在拖!”

洛天河摇了摇头,对这事不置多评。

很快,横涛又跑来了,拿出了一只光幕播放器,弹出了阙城视讯,让两人看新闻直播。

“南栖家族倒是撇的干净…”洛天河嘀咕一句。

金眉眉则是眉头紧皱,又摸出了手机联系上了寂澎烈通报情况,“神君,你的又一希望怕是破灭了。”

寂澎烈:“什么意思?”

“阙城视讯,自己看吧。”金眉眉通报完就挂断了。

寂澎烈有些摸不着头脑,但知必然是事出有因,赶紧找了光幕播放,搜到了阙城视讯观看。

看清什么内容后,脸色剧变,可谓勃然大怒,当场拍了桌子,“南栖文,你竟敢耍我!”

他把南栖家族的人放行了,没想到人家居然是搞这撇清自己的事,发现上当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