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假装是个boss > 第八十二章:唐闲与不周龟

第八十二章:唐闲与不周龟

宋拙败了,却依旧不甘心:

“你以为我没有准备?我府中人若见我不回,便会……”

“省省吧,你府中人离不开第六层,从今日起,第六层网络封锁,我要做事,去第七层便好。”宋缺的话打断了宋拙的希望。

宋拙没想到宋缺手段如此果断。

宋缺看着宋拙,越发的没意思,与唐闲相处久了,这种家族的斗争总感觉过于儿戏。

随后的几天,宋缺还是将三叔四叔好生照料着。

至于二叔五叔六叔,那就是另一个待遇了。

虽然宋耕朝一再表明不用送礼,但这些人送了,也就能看出个态度。

但凡礼物挑的正常点,这被软禁的时候待遇就能好些。

宋耕朝也彻底的变了。将所有的权力给了宋缺,戒指也交了出去。

宋府外的一百台审判骑士,自然也被收编,不过宋缺对于审判骑士一直不怎么喜欢,因为他是知道真相的。

宋缺也和宋耕朝谈及了这些天的经历。

宋耕朝或许还能在外人面前霸气,但如今在宋缺面前,就真的只是一个寻常父亲了。

曾几何时,他觉得戒指里的那些声音,才是自己的人生,但现在,他只想有个不那么孤独的晚年。

也是这几天里,宋缺花了些时间,就将各处的生意整合和处理妥当。

在百川市做了许久工具人,面对如今堡垒里这些事务,再是轻松简单不过了。

不管是家里人的关系,还是生意上的琐事,宋缺都很快处理好。

对三叔四叔,宋缺也给足了面子,说明了情况。

一切就只等待宋缺所说的那场东风。

一场足以改变人们对审判骑士看法的东风。

……

……

矿区,圣山。

六千四百米的高空之上,氧气稀薄,若非圣山的植被都很特殊,唐闲恐怕还得花些时间去适应。

这是他来到圣山的第十一天。

这些天里,唐闲提出过回去的要求,比如回到自己的所在地,报个平安了再赶回来。

但法官拒绝了,因为圣山无法被传送裂缝定位。

或者说无法被普通的传送裂缝定位,那就相当于刻舟求剑,圣山是会动的。也不可能停止行动。

唐闲便没有再提。

他参观了古猿的实验室,见到了许多让人头皮发麻的实验。

唐很肉那样的例子,并不是最惨的,有比唐很肉更惨的,只是没有像唐很肉一样活下来。

这些实验大多比较原始,就是靠着具有奇特融合性质的茧囊,像是强行把一个生物塞在了蛋里,然后再重新孵化。

对于这些残忍的实验,法官的解释是它并不清楚,这些不归他管。至于归谁管,法官没有说,但唐闲却是猜到了一些。

或许和禁地后的那些人类有关。

唐闲没有挑明,因为算计不到法官得知这些后的反应。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位法官要拉拢自己,于是唐闲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要求——和法官打一架。

这件事法官答应了。

结果也显而易见,唐闲惨败。

尽管速度力量破坏力都在此前的围剿里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如今唐闲有把握单独面对天灾级之上的存在,甚至能够和浩劫级抗衡。

但是面对法官,根本连走近都做不到,那些名为因果的力量,除了能够将一切能量拆解,也能按照某个方法还原。

数百年……或者说数千年来,法官见识过许多不同的力量,龙炎,强毒,雷霆,冰霜,分解一切的射线,乃至——审判骑士才有的死亡射线。

这些能力可以被法官分解为最为简单的能量,也可以逆行再现。

对付唐闲,法官就用了一种手段,一种唐闲无法产生抗性的能力。

一个生物使用出了审判骑士这种非生物的能力,让唐闲震惊不已。

不止如此,在各个方面他都感觉到了自己和末日级生物的巨大差异。

好在法官下手很有分寸,它对唐闲也十分有耐心。二人的关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师徒。

除却与法官交手,唐闲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看书。那些万兽法典唐闲是看不懂的。

就像南方海岛遗迹里的石碑一样,都是万兽一些部族的文字。原本唐闲打算找个古猿翻译,但古猿没有一些章节的阅读权限。

即便玄鸟都没有。

可法官却意外的给了唐闲几本人类文字版。

这让唐闲大感意外。

如果人类负责记录,是切实的经历了,还是说后面法官口述,让人记录的?

前者可代表着许多的信息。

不过唐闲确信这是法官不会说的事情,他也就佯装想不起这一茬。

今日,法官回到了祭坛休养生息。猿猴们渐渐对唐闲放松了戒备,因为唐闲看起来,和法官就像是师徒。

唐闲也不解释,他默默的翻动着书页,在圣山的大图书馆里,慢慢的观察着周遭的变化。

也慢慢的阅览这些“被编排好的真相”。

在万兽法典里,一切都与唐闲推测的相似。

伊甸族带来了消息,这个世界将被机械族入侵。

而六大兽神联合伊甸族将机械族赶出了这个世界。

同时也在伊甸族的帮助下,开始了对这个世界的一种特殊保护。

也就是科技隔离。

但这种科技隔离虽然能够隔离机械体,让其无法运作,却也有极大地缺陷。

这个缺陷是什么,法典里没有明说,只是标注了结界的隔离,并不绝对。

唐闲思来想去,这个缺陷应该就是审判骑士。

审判骑士是采用人类为材料制造,不知为何,进入了矿区之后,审判骑士居然是可以行动的。

他也想到了康斯坦丁,忽然从人类变成了秩序者,这个过程是否表明,秩序者的实验已经到了尾声?

法典里几乎没有怎么提及秩序者,简直就像是刻意的遮掩。

“唐飞机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对我说过这么一句话,秩序者的奴隶们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

“唐飞机数百年没有离开过深海,哪里知道什么秩序者?”

“事实也证明,唐飞机对伊甸和秩序者这些事情,了解的很含糊,那些镇海巨人看起来一个个都是没什么智商的,如此一来,告诉唐飞机这些事情的,便只能是……海神。”

唐闲默默的思考着最接近真相的可能性,将许多线索串了起来。

“而海神和法官不合,但万兽法典里并没有提及到,如今我看到的万兽法典,也就只是比玄鸟对我说的,多了一些细节。”

“这么看来,法官在隐瞒某个事情,圣山禁地后面的人类也是一样的,他们或许知道一些隐秘,只要是人类,就不是我的对手,但我要怎么绕开法官呢?”

关于法官为何这些天对自己这么好,唐闲这种大阴谋家,其实有一个可怕但说不定很接近真相的想法。

“伊甸一族的生命恢复能力是极为强大的,即便中了审判骑士的竭心射线,也能够从中恢复。只是需要花几天时间。”

“玄鸟告诉我法官受了伤,按照秩序者给的那套天赋来看,矿区生物具备十种战斗数值,其中一种是生命恢复力,不管多重的伤,只要这项能力还在,那么就不至于数百年伤势没有恢复。”

“所以法官应该是没有了生命恢复能力,而生命力和生命恢复能力,至少在唐很肉这种怪物被制造出来前,我是这个世界最强的。”

“那个地方也很奇怪,为什么法官住的地方叫祭坛呢?它要献祭什么?”

这么一想,唐闲很快理清了头绪。

这次圣山之邀,可不是什么百川市首领和万兽界首领进行了友好且深入的谈话,实现了两国人民和平相处的第一步。

很有可能,自己是一个食物。

“白霜口中的叛徒,如果不出意外,便是法官了。甚至人类世界的秩序者,和法官,或者说圣山禁地内的那些人,息息相关,他们一定在谋划着什么。”

“秩序者的出现,也许没比机械族晚多久。可是如何才能混进去呢?要不被法官发觉,要不被那只没办法感知的蜥蜴发觉。”

唐闲已经打定主意,要找个办法避过祭坛,然后步入禁地,问话里面的人类。

但这就必须绕开一个浩劫级生物和一个末日级生物。

他合上了书本,想不出头绪,倒也不着急。如今圣山他可以随意走动,只要不跨过祭坛就好。

唐闲忽然很关心人间怎么样了。

金字塔的世界里,黎万业这样的老狐狸,到底怎么选择的?康斯坦丁在那之后,是作为自己而活着,还是真的成了秩序者的傀儡?

宋缺他们在百川市怕是坐不住,上次回去,他已经发现百川市做好了扩大人力规模的准备。

唐闲到底不是神仙,也有算不通透的时候。但这里是圣山,有着一个现成的神棍可以用。

于是他慢悠悠的散着步,前往了大瀑布。

冬日的瀑布依旧是有着飞流直下的壮阔,大瀑布下有着一块巨大的石头。

那其实不是石头,只是一只乌龟缩进了壳里。

【不要靠近不周龟大人!】负责守卫不周龟的长耳古猿尖声厉啸。

唐闲撇了一眼长耳古猿,想着在大图书馆里看到的万兽资料。

其中描写饕餮曾经经常吃长耳古猿,唐闲王八汤或许还得等等,但今晚可以吃猴脑。

他的目光看起来明明不吓人,带着温和的笑容,颇有几分宋缺的意味,但那只长耳古猿忽然不敢说话了,总感觉这目光,像极了某位审判长。

猴子被吓跑了。

唐闲便踩着冰冷的河水,来到了不周龟面前。

不周龟已经将脑袋缩到了龟壳里。

“你这儿能算命不?”

“我八月生的,狮子座,五行缺水,马年。”

“你这都有这些什么业务?改命能改不?不能改的话,能不能看风水?我在百川的那栋房子,坐北朝南,但顶在了马路中间,这风水如何解?”

“我昨儿做梦了,梦到了个脑残,最近经常梦到她,但我觉着那不是爱情,你能给解梦不?”

“手段如何,看手相还是摸骨?”

唐闲一口气说了不少。

说着话,还敲着龟壳,他敲得用力,识海里都传来了伤害反馈。

见不周龟不敢出来,以为这层壳是无敌的保护,唐闲也不着急,继续敲着,只是嘴上还是说着:

“难不成你是西边儿来的?不兴这一套,你是玩塔罗牌和水晶球的?”

“那玩意儿我不大懂啊,老祖宗留下的算命手段,好歹有《周易》这第一经的底蕴,塔罗牌可就不咋地了。”

“哟呵,不做生意?还是不做我生意?我可听你说过,小白蛇和骚狐狸要抢男人,她那边还等着我回去解这一挂呢,赶紧出来,不然我把你的龟壳掰开。”

最后这句话说出后,不周龟抖了一下,随后过了一分钟,它才缓缓伸出了四肢。最后又缓缓伸出了脑袋。

一脸委屈加恐惧的表情看着唐闲。

唐闲摸了摸不周龟的头。

“还挺硬,挺好的,硬点好,经得起煮,这龟肉汤啊,就得好好的用文火慢慢熬。”

不周龟自然是能够听懂唐闲说话的。

它此刻已然被吓得魂不附体,怎么也没算到,自己居然还有这么一劫。

唐闲也没想到,自己在圣山暂时是以客人的身份来见不周龟。

【你,想,知,道……】

“墨迹,说快点,说慢了挨打。”

【你想知道什么。】

不周龟多年的迟缓居然被吓得暂时好了,不过也就是那么一下,好了几秒钟后,说话又变慢了。

【我,尽,力,给,你www.31xiaoshuo.org,算,一,算。】

唐闲觉得有些好笑,倒也不着急,说道:

“想算的太多了,人间的事情你知道吗?”

【不,不,知,道。】

“你已经很慢了,再结巴的话,就真别开口了。”唐闲没好气的说道。

不能知道黎万业宋缺等人怎么样,唐闲有些遗憾,不过也不打紧,眼下能问的事情很多,他感觉到了,不周龟十分害怕自己。

“你是不是看过我?在你的预言里?”

不周龟没敢答话,但它的确看过,自己好像……被这个人吃掉了。

唐闲见不周龟越发害怕了,加之不周龟的面板需求分析,也就知道了怎么一回事。

他笑了笑,觉得这只不周龟有些好玩。

“来吧,算一卦,我能不能活着离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