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汉天子 > 第八百七十六章 闲逛南市

第八百七十六章 闲逛南市

龙渊、龙准对视一眼,不再多言,赶着马车,去往南市的醉香阁。

酒舍建在南市内,南市属洛阳高档的商业区。

刘秀定都洛阳后,洛阳人口急速增加,规模迅速扩大。

目前洛阳分为两大区域,一块是城内区域,名为城区,另一块是城外区域,名为郭区。两者合到一起,便是城郭。

内城区,也就是城区,是皇宫乃至朝廷机构、王公贵族、朝中大臣的官邸所在,一些豪门士族也住在这里。

郭区则是把整个城区包裹在其中,是城区面积的数倍甚至十数倍,普通百姓大多都住在郭区。

南市位于城区内,而且和皇宫的距离很近,其地理位置就注定了这里不是普通百姓能来的地方。

当然了,南市外并没有军兵、衙役看守,严禁普通百姓入内,这里高昂的物价,已自然而然的把普通百姓排除在外了。

走在南市内,街上的行人数量明显变少,坐车的人和骑马的人明显增多,人们大多都是衣着光鲜亮丽。

放眼望去,人们穿着锦缎,腰间一面挂着玉佩,一面挂着佩剑,走起路来,叮叮作响。

他们的佩剑,并不是用来防身的,只是一件随身的装饰品,剑鞘上要么镀金,要么镀银,还镶嵌着的宝石。

其实古人和现代人没什么区别,都爱炫耀,现代人炫耀豪车,古人炫耀马车,现代人炫耀名表,古人炫耀美玉、名剑。在本质上,古人和现代人都一样。

阴丽华进出洛阳的时候,只路过过南市,进入南市内,还是第一次。她撩起窗帘,向外看去,街道的两旁店铺林立,而且门面都是又大又豪华。

进出店铺的客人,很多都是女子,一个个穿金戴银,花花绿绿,很是光鲜亮丽。

见阴丽华看得两眼放光,刘秀一笑,拍了拍车壁,龙孛立刻上前,说道:“公子!”

“停车!我和丽华下车走走。”

龙孛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一声。临下车前,刘秀还示意阴丽华带上面纱,省得惹来麻烦。

刘秀和阴丽华走在前面,张昆和洛幽跟在后面,便装的龙渊等人,则分散在刘秀和阴丽华的四周,暗中戒备。

两人走出不远,正好看到路边有一家首饰店,面门那叫一个气派,就连牌匾,都烫着金字,给人金光闪闪的感觉。

阴丽华好奇地向里面张望,客人没有几个,其中有一男一女,看起来好像是一对青年的夫妻,其他人都是仆人打扮。

看阴丽华的目光落在首饰店内,刘秀拉着阴丽华的手,含笑说道:“我们进去看看。”

两人走进首饰店里,张昆和洛幽跟在后面。

从外面看,首饰店豪华气派,进入其中,更是给人金碧辉煌之感。首饰店里,陈列的只是一些不太值钱的普通饰品,真正上好的高档饰品,店家不会摆在这里。

看到又有客人上门,店伙计快步迎上前来,满脸堆笑,问道:“客官要选首饰?”

“嗯!”刘秀应了一声。

见刘秀和阴丽华的目光在陈列的饰品上一扫而过,显然兴趣不大,店伙计赔笑着摆手道:“客官,这边请!”说着话,他把刘秀和阴丽华让到一侧的坐席。

等他二人落座后,伙计又热情地端送上来茶水。

原本招待那对青年夫妻的掌柜,趁着少妇挑选饰品的机会,走到刘秀和阴丽华近前,在开口说话之前,他先是不留痕迹地打量了刘秀和阴丽华一番。

刘秀相貌生得好,龙眉虎目,鼻梁高挺,既英俊,又带着一股儒雅之气。阴丽华蒙着面纱,但即便只看她露在面纱外的眼睛,便让人感觉绝美无双。

另外,看他二人的穿着,并非多么金贵的材质,但做工极为考究,一看就是出自于大家之手。

还有,他二人身上的气场,也就是气质,不同于常人,即便穿的普通,也给人一种富贵逼人之感。

掌柜的见多识广,平日里接触的都是达官显贵,他看人,不会只看外表,还会注意到许多细节,在他眼中,这对面生的夫妻,绝非普通人。

他只是一走一过之间,便对刘秀和阴丽华的身份做了大概的判断,来到二人近前后,他躬身施礼,含笑说道:“公子是要为夫人选首饰?”

“嗯。”刘秀放下茶杯,慢条斯理地应了一声。

“不知公子打算选什么首饰?”

“随便看看就好。”

掌柜的稍微想了想,示意伙计,到楼上取几件首饰下来。时间不长,一名伙计捧着几只锦盒下来。伙计把锦盒一一摆在桌上,掌柜的打开一只盒子,里面放的是一支步摇,银制的,最为精美的是步摇顶端的银线钩花。

花朵是由银线编织而成,栩栩如生,巧夺天工。掌柜的介绍道:“这支步摇出自于名家石溪先生之手,普天之下,只此一支。”

刘秀将步摇从盒子中取出来,低头看了看,确实挺精美的。他转手递给阴丽华,后者接过来,眼睛也是一亮,就做工而言,这支步摇已不输皇宫内的首饰。

见阴丽华拿着步摇,翻来覆去地看着不停,刘秀抬头问道:“掌柜的,这支步摇什么价?”

“五金。”掌柜的满脸堆笑地说道:“如果公子和夫人喜欢,确实想要,价钱还可以再低两成。”

听了掌柜的报价,刘秀和阴丽华都没觉得怎样,一旁的张昆和洛幽都在暗暗咧嘴。

正所谓一金万钱。所谓的一金,就是一枚金饼,万钱,就是一万枚的五铢钱。掌柜的开价五金,即便便宜两成,那也是四金,足足四万钱啊!

一支步摇,而且还是银质的步摇,竟然要价四万钱,这简直是强盗啊!

阴丽华出自南阳豪门阴家,乃管仲之后,自小就不缺钱,对于钱财,她也没什么概念。虽说四金是多了一些,但对她而言,也没到吃惊的地步。

正当阴丽华把玩步摇的时候,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把她手中的步摇一下子拿走了。

阴丽华诧异地转头一瞧,只见那对青年夫妻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刚才夺走她手中步摇的,正是那个年轻的少妇。

少妇拿着步摇,啧啧称奇的欣赏,同时开口问道:“掌柜的,这支步摇,真是出自石溪先生之手?”

对于她的举动,掌柜的也是暗暗皱眉,他偷偷看眼刘秀和阴丽华,见他二人都是不动声色,他暗松口气,对少妇说道:“李夫人,这支步摇,绝对是出自石溪先生之手,小店以诚为本,绝不欺人!”

“谅你也不敢!”少妇盛气凌人地说道。她在看步摇的时候,目光也在刘秀和阴丽华的身上打转。

看清楚刘秀的模样,她愣了一下,而后看向阴丽华,见她戴着面纱,她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角。

她对一旁的青年说道:“夫君,妾想要这支步摇。”

青年嗯了一声,看向掌柜的,问道:“这支步摇,我要了。”

“这……”掌柜的一脸的为难,这支步摇是他拿给这对客人看的,现在另一对客人要买,多少有些不太合适。刘秀听闻青年的话,抬起头,向青年看了过去。

那名青年面露傲色,得意洋洋地看着刘秀,一副‘我即便抢你的,你又能如何’的模样。

刘秀正要说话,阴丽华拉了拉他的胳膊,小声说道:“算了,我只是看着新鲜,也没有很喜欢,就让给他们吧!”

阴丽华戴着面纱,让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样,不过听她的话音,却是婉转悦耳,让人心生遐想。青年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眼珠子都快飞出去了。

她的话,倒是让掌柜的长松口气,掌柜的忙又拿起另一只锦盒,打开,放到阴丽华面前,含笑说道:“夫人,这条项链也是出自于石溪先生之手,请过目。”

在场众人低头向www.31xs.net锦盒里一瞧,里面是一条由金线编制的项链,上面悬挂着许多的红宝石,第一层的红宝石稍小,下面的一层渐大,一共有九层,最下面的一层,是一颗大拇指指甲大小的红宝石,晶亮、红颜,鲜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

这条项链的构思很精巧,选用的红宝石,无论是大是小,每一颗都很精良。

那名少妇看到这条项链,立刻放下手中的步摇,将这只锦盒又拿了起来,两眼放光地看了好一会,她兴奋地问道:“掌柜的,这条项链是什么价?”

掌柜的含笑说道:“二十金。”

少妇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问道:“二十金?可以便宜些吗?”

掌柜的摇摇头,说道:“这条项链,一钱也不能便宜。”

少妇拧着眉毛,转头看向一旁的青年,小声说道:“夫君!”

即便出自于富贵家庭,二十金也太多了,青年看眼少妇手中的锦盒,说道:“我看,也不怎么样嘛!”

他话音未落,刘秀开口说道:“掌柜的,这条项链,我要了。”

他此话一出,在场众人同是暗吃一惊,目光纷纷落在刘秀的脸上。这可是二十金啊,他连大气都不喘一下,他究竟是什么人?

青年夫妇脸色都不太好看,觉得被扫了面子,但要他俩拿出二十金买下这条项链,他俩也着实没有那么多钱。青年的目光落在刘秀脸上,注视他好一会,问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免贵,金文。”刘秀含笑说道。

金文?!青年皱着眉头,在他印象中,在洛阳从来没听过有金文这么一号人。

出手阔气,一掷千金,但洛阳又没有听过这么一号人,这只有一种解释,这个金文不是洛阳本地人,而是从外地来的。

他嘴角扬起,似笑非笑地点点头,说道:“原来是金先生,我记住了。”说着话,他拉着一旁的少妇,临走之前,还深深看了一眼刘秀。

对此,刘秀不以为然,也懒得去问对方的名字。

他回头看向张昆,向装着项链的锦盒努努嘴。张昆会意,转身出了首饰店,从外面抱进来一只小匣子,打开,里面装的全是金饼。

他取出二十枚金饼,说道:“掌柜的,数数!”

掌柜的连连摆手,含笑说道:“不用数,不用数。”说着话,他拿起两枚金饼,递还给张昆,对刘秀说道:“刚才李公子抢了金公子的步摇,这两金,算是小店的赔礼。”

呦!这个掌柜的倒是挺会做事嘛!刘秀含笑点点头,问道:“还有什么上好的首饰,掌柜的尽管拿出来。”

“是、是、是!金公子,夫人,楼上请、楼上请!”在掌柜的眼中,刘秀和阴丽华这对夫妻,和财神爷没什么两样,自然是敬为上宾,给予贵宾VIP待遇。

首饰店里普通的首饰在一楼,名贵的首饰,都在二楼,能让店家请到二楼的客人,用现代的话讲,那就是贵宾VIP。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