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四百七十七章针锋相对

第四百七十七章针锋相对

“将军……将军死了!”

王安都身死的那一刻,春秋战骑顿时哗然一片。

临阵丧将此兵败之兆!

“冲过去,杀光敌虏!”

趁此良机,神情桀骜的霍去病,厉声下达了攻击命令!

令下,其身后滚滚铁流开始向军心浮躁的春秋战骑杀去!

每名冠军骑士皆神色沉寂,手中锋锐无匹的冠军大枪,于暗淡的天幕之下,熠熠生光!

直面冠军骑士的春秋战骑,此刻却是大失水准。

他们举棋不定,不知是战是退,此兵家大忌也!

少顷,冠军骑士杀至!

“嘭,嘭,嘭!”

一瞬之间,钢铁撞击声响彻寰宇!

两股铁流于此刻轰然交汇!

“死,死,死!”

士气高昂的冠军骑士们,自接触的那一刻起,便飞速刺出了手中冠军大枪。

是时,寒芒爆闪,枪出如龙!

作为其对手们的春秋战骑,只能慌张抵挡,稍有不慎,就会被一枪刺穿铠甲,贯穿心腹!

时间流逝,毫无战心,且举止失措的春秋战骑们,开始出现了不支的现象。

“噗嗤,噗嗤,噗嗤!”

大片大片的春秋战骑,被士气如虹的冠军骑士挑下马去,殷红的血液随着冠军大枪之上长缨,随风流淌!

如果是正常状态之下的春秋战骑,即使是不敌冠军骑士,也万不会打成如此模样!

“撤,撤吧!”

“我们打不赢的!”

节节败退之下,士气本就低落到极致的春秋战骑,开始出现了大规模溃退的现象。

注意不是撤退,是溃退!

这两个词截然不同,撤退指有序退却,溃退则是无序的奔逃!

“追过去,此战务必要尽全功!”

身上铠甲已被浓重血浆覆盖的霍去病,仰天大吼。

不出则以,一出当全灭来敌!

“吼,吼,吼!”

闻令,素来沉默的冠军骑士们爆发出了如暴雷般的狂吼!

并且一股股莫名的气息于此刻开始向其体内汇聚!

他们的武道境界随着气息的汇聚而开始飙升,半步踏天、踏天一步……踏天五步,直至飙升到踏天五步之时才堪堪停止!

这是增益buff“帝国双璧”,本来应该直接提升一个大境界的,但此刻卫青并没有在场,所以效果直接砍了一半,但即使是一半也够了!

“踏,踏,踏!”

马蹄轰鸣声中,冠军骑士们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速度。

他们可是金色品质兵种之中速度属性拉满的兵种。

此刻全力爆发之下,不过数秒便追上了大部溃逃的春秋战骑。

“嘭,嘭,嘭!”

紧接着沉闷的撞击声连成一片,然后就见大量的春秋战骑坠下马去,然后生生被龙驹踩踏震死在盔甲之内!

由于春秋战骑一心要逃,所以面对集群冲阵的冠军骑士之时,几无抵抗之力,大量死命奔逃的春秋战骑,甚至都不用冠军骑士出手,他们就会被冠军骑士的战阵生生压成肉糜!

三个时辰之后,这场略显无聊的追击战,宣告结束!

此战斩获春秋战骑首级十七万八千二百颗,俘四万三千一百余人!

冠军骑士自身伤亡为四千三百九十六人!

至此横行于南天中域的春秋战骑,宣告覆灭!

…………

三天过后。

武定镇之战披露于世,南天震动。

此一战过后,张巡的名字也被世人所知,由于其出色的防守能力,世人称其为“西南铁壁!”

南天域,南天统制府。

气氛几近凝固的统制府内,与秦拓有七分相似的秦康,面带戏谑之色的缓缓品着手中清茶。

他是来专程看秦拓笑话的,顺便在给秦拓添点堵。

西南沦丧,大将被斩,这一桩桩一件件就好似一记记耳光般,抽的秦拓有点不知所措。

素来性格刚强的他,此刻也是有些迷茫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天变了吗?

秦拓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冲着秦康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九弟,你此来带了多少兵马?”

虽然知道秦康不喜自己,但他现在真的是缺兵,尤其是春秋战骑溃灭之后,其手头能动用的兵卒就更显的捉襟见肘了,而平定西南却是需要大量的兵卒,无奈之下,他只得捏着鼻子向秦康借兵。

闻声,秦康暼了一眼秦拓,然后放下茶杯道:“不多,百万而已!”

此刻,他手里可是有着百万飞虎骑的调动指挥之权。

飞虎骑亦是一支精锐骑兵论勇悍程度的话,春秋战骑难以望其项背!

因为这支骑兵是经过天西那个人肉绞盘淬炼而出的骑兵。

若不是不容南天有失,镇南王还真不一定舍得把这支骑兵交予秦康。

“九弟,可否借予为兄八十万兵马,待西南平定,为兄一定如数奉还!”

秦拓笑容僵硬,语气别扭。

他和他父亲一样都是极度刚愎自用之人,这类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求人的。

闻声,秦康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清茶,然后干净利索道:“不借!”

开玩笑,老子好不容易从老头子那里得到了兵权,怎么可能会借予你秦拓?

此话一出,秦拓的脸色瞬间就拉下来了,他阴沉无比的盯着秦康道:“当真不借?”

“不借!”

秦康回答的异常干脆,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好!”

“既然你不借兵,那西南这个烂摊子你就自己解决吧!”

“有你小子求我的时候!”

秦拓神情阴郁,言语之中隐含杀意。

借兵可不仅仅是借兵那么简单,这里面可是涉及到了主次问题。

即镇抚南天是以秦拓为首还是以秦康为首。

若是秦康痛痛快快的交出兵权、那自然还是以秦拓为首,可若是秦康不交,那事情就变得微妙了。

这代表着秦康已经不甘心与屈居秦拓之下了,他有自己的想法了。

面皮撕破之后,秦康当即呛声道:“大哥,你以为我秦康是你手下的那些废物吗?”

王安都被斩的消息,他已经获知,今日他前来就是为了专程看秦拓的笑话。

此话传入秦拓耳内之后,秦拓勃然作色道:“老九,你什么意思?”

“你说谁是废物?”

“你手下那些不都是废物吗?”

“平定一个跟脚浅薄的伪秦,都能全军覆没,这不是废物那什么是废物?”

秦康面带讥讽,毫不相让。

他早就看心高气傲,并经常以镇南王世子自居的秦拓不顺眼了。

现在有此良机,自然得狠狠出一出胸中恶气了!

好,好!

脸色铁青的秦拓咬着牙吐出了几个字后,阴冷出声道:“你若真有本事,那你就把伪秦平了!”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别站在这里说话不腰疼!”

闻声,秦康当即轻笑开口道:“区区伪秦,吾半月可灭!”

言罢,他起身离坐,扬长而去!

“啪!”

“贱种,这个庶出的贱种,竟敢如此,竟敢如此!”

他走之后,统制府内传出了瓷器破裂声以及阴沉的咒骂之声。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