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衙司都府 > 五十八、阴谋显-离开(七)

五十八、阴谋显-离开(七)

江浣消失在原地,等她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驿站二楼的窗子那里,也不知道她用的是什么法子,竟然能如此迅速到了那里。

此时的江浣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贴在窗子上,屏住呼吸,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而那个房间里www.31xiaoshuo.org正是刚刚听到商洛言提醒的楚子瞻。

楚子瞻听到商洛言的提醒,自然也是小心了起来,他知道刚才那屋子里的声音应该只是对方用做探路的,而真正的攻击似乎还潜藏在暗处,没有真正的开始。

正因为对方在暗处,自己才更加小心,因为刚才商洛言的声音,楚子瞻自然也想到了自己的藏身所在应该也是暴露了,此时的他虽然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但也是悄悄向房间外面挪动着身子。

而此时商洛言那里似乎又有声音响起,而这次的声音却是比之刚才的要大的多。

商洛言那里有动静,自然是因为江沅开始动手了,相比于姐姐江浣的小心翼翼,江沅的做事风格绝对是充斥着自由性。

刚才见到自己的攻击,一击没有奏效,便是心中千般的不服,只是瞅准了机会,再次向商洛言那里发起了攻击。

又是三枚透骨钢破空而至,只是仔细闻起来,却能闻到上面的淡淡的香气,从透骨钢钉的精美雕文中散发而出。

此时商洛言的气势尽显,那破空而至的透骨钢钉虽然有着黑夜中做的掩饰,但是对于稍有实力的人来说,这一切也都是虚有其表,毕竟到了这种实力,看到东西,不光是要靠眼睛的。

只是那透骨钢钉上散发的阵阵异香却是让商洛言心中有得一丝明了。

想到此处,商洛言便立即用气劲封住了自己的口鼻,然后对着外面冷笑道:“百花软筋散,津门江家。”

虽然商洛言身在朝野,但是也知道这武林中的一些情况,当年津门江家脱离西北毒宗之事,虽然被被毒宗自己压了下来,并没有太过于传播,但终究是纸

里无法包住火的,这件事儿也不知道是从谁那里开始传的,最终却是让天下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儿,只不过其中缘由,却是没人知晓,只是知道这津门江家从西北毒宗脱离之后,便缩聚在大本营津门处,却是从不让族人入世,至于他们的生活来源便是与其他门派势力合作,专供一些特制药物给予对方。

而这百花软筋散则是津门江家的不传之秘,没想到商洛言却是在这里见到了。

商洛言自然也知道如何防范对方,只是用气劲封住口鼻,便会减少这百花软筋散的吸入,这样一来,那透骨钢钉上的毒,便是形同摆设。

在外面的江沅见到自己的身份被人认出来了,便是直接从窗子处翻进了屋子里,本来这里只是一盏油灯在提供光源,却是有些暗淡,而江沅这一番翻窗的动作,却是将屋子里的仅有的一点光也都熄灭了。

跟随楚子瞻一行人的黑甲卫,自然是被李茂才安排在了一楼住下,而刚才被秀才的一顿晚饭迷了个七荤八素,倒也是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觉得楼上的声音有些大,虽然觉得蹊跷,却是因为头脑跟不上的缘故,却迟迟没有行动,倒是有几个恢复的快一些的黑甲卫,想要顺着楼梯上了二楼,却也只是看到乌漆麻黑的一片,只是打斗声却是愈发清晰了。

“有人!”

那名上了楼的黑甲卫倒也是不知道是因为还处于浑浑噩噩之中,还是真的悍不畏死,竟然没有去喊其他黑甲卫,而是自己竟然冲了过来。

商洛言见到这明悍不畏死的人,心中却是一惊,然后连忙想要阻止对方,只是一切却都已经晚了。

虽然这里仅有的一点光亮被江沅进来的时候给灭掉了,但是终究是那黑甲卫的动作很大,声音也很明显,倒是让黑暗中的江沅听得一清二楚,瞬间寒芒一闪,那名黑甲卫应声倒地,却是没有立即死亡,而是全身抽搐,看模样倒更像是中毒。

另一边,楚子瞻自然也是知道了商洛言那里的情况,也是想要冲过去,却是被江浣拦住了。

江家虽然源于西北毒宗,但却不只是会用毒,拳脚上的功夫也是有的,便是这时候江浣见到楚子瞻有了动作,虚晃一下,将手中的银针射出,与江沅的不同的是,江浣的银针却是没有花里胡哨的雕文刻镂,更没有百花软筋散一类的毒药涂在上面,完完全全就是一根质地坚硬的普通银针。

这银针射出,江浣却是没有想过要射中楚子瞻,只是希望阻拦他一下,而自己趁着空档进了房间来。

江浣倒是没有将豆大的灯火弄灭了,却是进来之后,便见到在那里刚刚躲开银针偷袭的楚子瞻。

楚子瞻见到江浣的样子,眉头倒是一皱,总是觉得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本来江浣和江沅来到这里,却没有想着要刻意隐瞒身份,却也因此没有用面罩遮住脸颊,就这样让楚子瞻见到了对方的面容。

只是在楚子瞻迟疑的一会儿,江浣竟然趁着机会,直接向楚子瞻这里冲了过来,相对于她的女子身份,她的手脚功夫倒是刚猛的许多。

气劲运于掌中,竟然隐隐泛起微光,在这昏黄的房间里倒是显得有些喧宾夺主的意思。

右手成掌,由下至上,直接向着楚子瞻的面门劈了过去,对方来时凶猛,楚子瞻这里又有些晃神,却是等到掌风到了面门,却才反应过来,倒也是楚子瞻有些实力,只是将头一侧算是躲过了江浣的攻击。

掌风呼啸,竟然将楚子瞻的鬓边长发劈落一节。

黑色长发缓缓落地,如同飘荡的羽毛,却是飘然。

云掌!

江浣一招未达目的,便也不退缩,而是移步向前,另一只手也是成掌,向着楚子瞻的胸前劈了过去。

掌势迅猛,这次楚子瞻却是没有躲过,而是被江浣的掌力打退了数步,然后撞到了房间的门框处。

门框摇晃,似乎再有一下,便会坍塌一般。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